離域說


一個_麥芽糖_庭園

一個_麥芽糖_庭園

一個_麥芽糖_庭園〔一〕

時間是十三年前,地點是離開鄉郊,通往城鎮的火車站月台。

「我們以後都是好朋友…好嗎?」

我還記得,那天的嘉嘉,這樣對我說過…

那年,我們還只有十一歲,鄉村的生活,令我們不知道大城市的繁華。

但我們嚮往…

『嗯…』

我只能給嘉嘉一個這樣的回應…因為,城市正要把嘉嘉的一家人,從鄉村,從我的身邊帶走…

「一定要喔!」

『嗯…』

「我們再見面的時候,你還會記得我最喜歡吃的麥芽糖嗎?」

『…』我清楚記得那一刻,我強忍著眼淚。『嗯…』

說罷,嘉嘉的一家人在我眼前登上了火車。我望著自己腳下的一雙涼鞋,想著以後失去了嘉嘉的生活…

 

一個_麥芽糖_庭園〔二〕

嘉嘉,可以說是和我青梅竹馬的朋友。

我們在村中的學校認識,那年我們五歲。回學校的第一天,離開了家人的我哭了。

『這個給你吧!男生不可以輕易就哭喔!』

我面前的是一支竹籤,上面是兩片餅乾夾著的麥芽糖。

「謝…謝謝你…」

我吃著那甜甜的麥芽糖,沒有再哭。而嘉嘉,也成為我在學校第一個認識的人。

自此,我們在學校一起玩耍,放學一起回家,原來嘉嘉就住在我家附近。

每次我哭了,嘉嘉總能在身邊找來一支麥芽糖,遞給我。我每次見到,都不會再哭了。

漸漸我發現,我會停止再哭的原因不是因為那麥芽糖,而是因為看見嘉嘉的笑容…

『總有一天,我會把你給我的麥芽糖一次過還給你!』

我曾經這樣對自己說過,所以每哭一次,我都會記下來,而且漸漸長大的我也哭少了。

但無奈,六年後,我還沒有給過嘉嘉一支麥芽糖…

更無奈的是…嘉嘉離開了鄉村,我再沒有機會…

 

一個_麥芽糖_庭園〔三〕

那天,我從火車站回到家後,沒有理會家人的什麼【回來了嗎?】【怎麼了?】,直接了當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間。

嚴格來說那不是房間,只是一個在哥哥房間上搭建的小閣樓,屬於我的一個角落。

爬上了繩梯,就是我的世界,我可以盡情的哭個痛快。

但這時,我看見了一張紙,是封信,嘉嘉給我的信。

「你回來的時候,我已在火車上快樂的吃著媽媽準備的三文治了。

你呢?你是在哭吧?傻瓜!

就知道你會偷偷的哭,所以我特地偷偷的留下這封信,

還有那美味的麥芽糖,不要哭啦!

你還可以寫信給我嘛!下面是我城鎮裡的地址…」

正如信中所說,旁邊放了一支麥芽糖,但我只是笑了一笑,哭,卻沒有停下來…

因為我再見不到,那個笑容…

 

一個_麥芽糖_庭園〔四〕

哭過了幾個晚上,我提起筆,寫了我生平的第一封信。

年紀還小的我,不懂得寫什麼說話,就寫了一些『你好嗎?』『最近生活如何?』諸如此類的無謂說話。

搖了搖錢箱,拿出了幾個硬幣,就跑到火車站旁的郵局,把信投到郵筒裡。

然後就每天坐在家門前等待,等待嘉嘉那回信。

然而每次看見郵差,我只收到幾張繳費單,沒有我的名字,沒有嘉嘉的字跡。

我開始討厭,討厭自己的傻,討厭嘉嘉,因為我在往後一年都沒有收過一封回信。

就這樣,我呆坐家門口等了足足一年,直到,那年暑假…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是在討厭我吧?討厭我為什麼沒有回信…是嗎?

是…是我騙了你,因為我其實沒有快樂地吃著三文治,

因為我根本不想離開我長大的地方,不想離開我的好朋友,還有你…

來了城市一年,我不開心,因為我在這兒交不到朋友,

是因為我是鄉村的小孩,是因為我太天真,我是這樣嗎?

我想偷偷回來找你…可以嗎…?

就在今年,我們相識那天的前一個月…」

是嘉嘉的回信,遲來了的回信…

我再沒有討厭的感覺,但我哭了…

然而我卻有種開心的感覺,因為…我可以再見到嘉嘉…和那可愛的笑容…

我問自己…這是我還清麥芽糖的機會嗎?

 

一個_麥芽糖_庭園〔五〕

約定日子的清晨,臉上印上了一雙黑眼圈的我,匆匆的洗過臉,跑到了火車站。

其實我怕…我怕我等不到,就像等回信一樣等不到嘉嘉的出現,怕嘉嘉一個人會迷路…

也怕,嘉嘉忘了我的樣子,忘了我們的友誼…

那比誰都更要好的友誼…

月台上的我,沒有再穿涼鞋,換上了的,是一雙球鞋。

雖然不算是新的,但也許是我家中最好的那雙了。

列車一班一班的離開,我們沒有約好列車的時間,我只有等。

綠色的列車車身在我面前跑過,停下。

數十人從車上走出來,走過月台,然後離開車站。

人群漸漸散去,當我感到失望的時候,我感到一絲暖意…

一雙手,在我腰間摟住了我…

我回頭,看到的是一雙凝著淚的眼睛…

『嘉嘉…』

 

一個_麥芽糖_庭園〔六〕

要是我沒有記錯,那一刻,我抱住了嘉嘉,那樣子依舊清純的女孩。

「我好怕喔!」

嘉嘉稍微收起了眼淚,對我說。

「我怕迷路,我怕一個人,我更怕連你這個朋友也失去!」

『我不是就在這兒嗎?別怕…』

其實那時我也怕,我也想哭,但,我又一次強忍住了。

『不要哭,我帶你去個地方…』

我捉住了嘉嘉的手腕處,牽著往村裡奔跑…就像從前一樣…

我們跑進了村子,繞過一條小徑,來到學校的門口。

我們相識的地方。

『你先合上眼好嗎?』

「嗯…」剛哭完了的嘉嘉輕聲答道。

我牽著嘉嘉,繞過了學校,來到那個,我們曾一起堆泥沙、種小植物、遊玩過的學校後園。

從前我們一起種的小樹還在,而且開花了。

「搞什麼把戲啦?」

『現在張開眼吧…』

 

一個_麥芽糖_庭園〔七〕

後園不大,像個課室的面積。

綠色的草地,白色的籬笆,滿地的花朵。

晴天的太陽,照耀著這充滿回憶的地方。

嘉嘉張開了眼,面容似是微笑。

這兒像是和從前一樣,卻有一點點不同了。

白色的籬笆上,樹與樹之間,繫著白色的繩。

繩上掛著的,是這麼多年來,我欠了嘉嘉的麥芽糖,一支支用夾子夾在繩上。

隨著風,帶著我們的回憶,搖曳著。

這兒,就像是個,美麗的庭園。

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麥芽糖的庭園。

『從前我哭過幾多次,你給過我幾多麥芽糖,這兒一次過還給你了!

不要再哭…好嗎?記得…有我,和麥芽糖在你身邊…』

「嗯!」

『拿一支來吃吧!』

「一起吃吧!」

嘉嘉從繩上拿下了兩支麥芽糖,遞了其中一支給我。

然後,我們牽著手,躺在草地上,邊吃,邊訴說著這年來的趣事。

一起回憶著,我們吃過的每一支麥芽糖,背後的故事。

我想用任何的方法把這一刻留住,但我不可以。

像夢,像童話中的情節,如今切切實實的發生了。

我望著嘉嘉,本來有數句心底話想說,但,我選擇了寧靜。

一切,美好。

直到,太陽下山…

直到,童話完結。

 

一個_麥芽糖_庭園〔八〕

〝嘉嘉!〞

那是一把我沒有聽過的聲音,從我們的後方傳來。

〝你為什麼會在這兒?〞

我們回頭一看,我只見嘉嘉給嚇了一下。

「那是我媽媽…」

回憶到這裡,開始模糊了。

大概是嘉嘉的媽發現了這次的事,找遍了嘉嘉學校和常去的地方,最後找到來村子。

離別,始終要再來一次,在同一個火車站,嘉嘉再一次從我身邊被帶走。

這次,我沒有哭。

「我不會再隨便哭了!這是我對你的承諾…」

『為什麼…?』

「因為…我有你…」

『不明白…』

「因為…我的心裡,有你…」嘉嘉臨在上火車前跟我小聲的說。

「因為…我喜歡你喔!」

我的臉通紅了,始終,那是第一次有女生對著我示愛。

「而且…你還算少了一支麥芽糖唷!」

『是…是嗎?』我看見了嘉嘉,流露著那可愛的笑容。

「嗯!以後要還給我唷!再聯絡吧!我會回信的。再見!」

就這樣,嘉嘉隨著火車氣笛聲離開了村子,回到那對我太殘酷的大城鎮。

那時的我還很緊張的一數再數,想著我到底算漏了哪一次。

但我想不到,其實無所謂吧!至少…

這代表了我還有機會見到嘉嘉…

 

一個_麥芽糖_庭園〔九〕

在往後的七年裡,我們還有保持著通信,說說大家的近況。

說說校園裡的情況、城裡的遭遇、鄉村裡的轉變。

嘉嘉還喜歡我嗎?我不知道…

有時嘉嘉會在信裡提到想念我,當然我也有。

但這就代表了是我們喜歡著對方嗎?

對我來說,這可以是喜歡,但也可以,是純粹的友誼…

答案,我當然想得到,但,我卻無力去得到。

七年過去,火車變成了電氣化,從前那綠色的火車車身變成了博物館裡的展品。

我們都中學畢業了,偶爾還會打份兼職,算是投了半邊身到社會。

然後,我們之間的通信漸漸的減少了。

為了方便上大學,兩年後,我也離開了鄉村,

一個人搬到城市裡,租了個單位,留父母在家裡養老。

而從此,我和嘉嘉的信件來往也終斷了。

因為搬家的時候,我不小心遺失了那滿載著信的小盒子。

而那地址,我忘了一半。

我試過去碰,去試那正確的地址,但不是沒有回覆,就是說我寄錯了地址。

最後有一次,對方告訴我,嘉嘉也搬家了,但不知道現在的住處。

連聯絡也失去,更何況那問題的答案?

有時事情總有要過去的一天,就讓舊事留在心中,當做是一場夢吧!

 

一個_麥芽糖_庭園〔十〕

現在我已經住在城鎮裡四年,什麼也習慣了。

大學的書也念完了,算是個社會人。

沒有嘉嘉,一個人的生活著,很多事情都變了。

我變得成熟了,再沒有那時的孩子氣,再沒有那時天真的衝動。

唯一沒變的,是我還喜歡吃麥芽糖。

但是,這卻已變成了懷舊玩意,小孩們都愛吃快餐,不再吃麥芽糖這老東西。

我在城裡找了份工作,為某間雜誌社打工。

數年來四處去採訪,接觸過不少人和事,城市裡的事認識多了,卻讓我更想念以前。

我也從一個職位低微的助手,變成了一個可以負責專欄的記者。

這次雜誌的專題是懷舊小食,我來負責是最好不過。

社長說會派一名助手給我,於是我在鬧市街頭,拿著照相機等候。

『搞什麼啦…』那個助手還未出現,而且已經遲了半小時,我開始等得不耐煩。

是因為小時候的經歷,令我討厭等候嗎?

於是我隨便找了身邊的一個小食檔,準備在這段時間找些吃的充充肌。

櫥窗裡盡是魚蛋、八爪魚、香腸…我喜歡的麥芽糖呢?好像沒有…

『請問你…你們有麥芽糖嗎?』

我望著櫥窗一邊找尋著,一邊問檔裡頭的那個店員。

「該是我問你吧…你有帶給我麥芽糖嗎?」

『啥米?』

從店裡傳來的,是我認識的聲音嗎?我抬頭…

不…原來還有我熟識的笑容…

『嘉嘉…?』

 

〔一個_麥芽糖_庭園 - 完〕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