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域說


沒喝完的蜂蜜花茶

『…可以請你放下那些痛嗎…?』

就在剛過去的星期三,還記得有人這樣的說過。

然後,是一連串的擁抱、接吻、身體的觸碰…

…還有,那內外不相符的…違和感。

而事實上,過去那些種種的,能稱得上是『痛』嗎?

得到過…失去過…

寄託過…瘋癲過…

回神,不覺得痛,是覺得…

空。

就像…

一整天看著facebook,而其實根本沒誰的消息值得去關注。

一大早就打開著msn,而其實根本沒打算去找個誰來聊天。

一路上緊緊握著手機,而其實電池根本只為了待機而存在。

一直在xanga說故事,而其實也許沒誰在理會故事的內容。

沒再為誰擔心,沒再為誰緊張,也沒誰在擔心自己,沒誰在緊張自己。

什麼都過去了,現在剩下的,是軀殼,是空的。

就像面前的杯子一樣,冷的,空的…

而露台外的時代廣場,依舊熱鬧在城市的幻影下。

 

『先生,不好喝嗎?』

在cafe快要關門的時候,這花茶的沖泡者走過來了我旁邊的位置,坐下。

藉著,我沒把餘下在壺裡的茶喝完這原因;

用著,故意保持距離的語氣。

「不是…」只是我想把杯子留空。

如果我說自己是活在過去,那大概是我的選擇,而不是被動地給過去留住。

因為,我理應知道出口在哪…

而我不過是留戀,不過是選擇活在還在留戀的地方。

留戀在那個已荒廢的地方,早就已經被丟空的地方…

而那階磚,還是會磨蝕。

窗花,從來困不住什麼。

 

那旁邊的人拿起茶壺,把裡面的花茶倒進杯子。

稍後,蜂蜜也被加進杯子裡,攪拌。

如果要計算,這算是完全的…

『我的蜂蜜花茶,在關店之前要喝完它啊!』

看著我的這個笑容,是因為你的快樂,還是我的憂傷?

或是…你的憂傷…?

 

無論如何,空杯子被填滿了。

大概,所謂「過去」的出口…

不過就是在於怎樣抓得住現在所擁有的。

而,我現在,在「現在」這個時空裡…

我擁有著什麼…?

 

花茶一口一口被喝掉,緩緩從舌尖游走到喉嚨。

還是那種,有待我去了解、明白的味道。

『嗯?喝到了什麼的味道?』

「微微的苦澀,被蓋在蜂蜜的甜味之下。」

『還好?』

「還好。」

『嗯!』

如果,這代表著你的心情…

那麼,我覺得這樣,也算得上某程度的…

擁有?

 

「下班後有空嗎?」

『想約我嗎?』

「是。不止想約你。」

『還有呢?』

「想吻你。」

『什麼?』

「想吻你。」

『變態!』

「變態是你的口頭禪嗎?」

『不是,而是你確實是變態。』

「哈…」

『醒醒吧…笨蛋…』

我不知道哪來的衝動哪來的勇氣讓我展開了這段對話,而的確也許我是沒在清醒。

也許,就像是…

…醉了。

 

『今天下班我沒空,下次請早吧!』

拋下這一句,那身影轉身回去準備關門。

我不知道這服務生是用著什麼情緒去罵我『變態』、『笨蛋』。

我只知道過去這三分鐘的對話,所用的不是那慣常的營業用腔調,而是真實而自然的聲音。

而在過去的三分鐘裡,也沒有要摑我耳光的意欲。

然而最後,我還是不知道,那苦澀,那甜味,代表著什麼樣的心理。

 

『先生,我們這裡要關門了。不好意思…』

五分鐘後,回到了,一貫的,營業用腔調。

離開時,看著那一滴不剩的杯子…

在想著,這感覺,還算是空嗎?然而,我又得到了什麼…

在想著,緊接在『不好意思』後,那吐舌頭的動作是什麼意思…

 

[蜂蜜花茶 +3]

*引用
-《想自由》詞:姚若龍
-《囍帖街》詞:黃偉文
-《擁有》詞:張鵬鵬、施人誠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