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域說


軌跡的終端

"我會發著呆…"

"然後忘記你…"

…我默念,在神父問我願不願意的時候,而全場的親朋好友屏息靜氣等待著我的答覆…

……

『有人有空來幫我給氣球充氣嗎?』

『小提琴有後備的弦嗎?』

『有人見過用來切結婚蛋糕的刀嗎?』

與此同時,有人在準備接待處的擺設,有人在設置現場音效,有人在鋪設紅地毯,有人在用小白花堆砌簡單而隆重的小裝飾。

教堂裡的兄弟們、姐妹們在這大清早忙得天昏地暗,為的是這上主也會來見證的日子。

這特別的日子,被眾人期待著的日子,是我的日子,也是我和我未婚妻,苡諾,的日子。

有人說過,結婚的,不一定是最深愛的。

我說,苡諾,我珍惜的人,是我的選擇。

 

禮服穿好了的我,在重要的時刻來到之前,還是該來打點一下細節。

「刀不見了我來負責買好了!普通的可以了對吧?」

『要你去買不太好吧?尊貴的新郎!』

我跟他大聲呼喊著的對話,揶揄,這是相識多年的好兄弟。

「安心啦!我買了回來之後一定會拿你來試刀的。」

『那你最好給我買鋒利一點!給我一刀刺死!我怕痛!』

「好啦!知道了。」

小問題的出現,是順利的象徵,問題看到的比沒看到的來得好。

若然教堂裡的事我幫不上忙,走開一下當個跑腿,順道讓緊張的心情放鬆一下也好。

 

在超市挑了一把白色的蛋糕刀,對簡約要求得幾近吹毛求疵的苡諾來說,這大概算是很合心意的選擇。

我拿著蛋糕刀去付錢,不斷地迎接著從不同角度送贈我的奇異目光,那些眼神彷彿在說著我是個穿著禮服去搶婚的男人。

散步,仍然有種種的眼神一直往我身上投射過來,直到我漫無目的地走到海旁,在咖啡店裡坐下。

我喝著我的綠茶拿鐵,眼角注意到從一杯卡布奇諾的方向傳過來的一個眼波。即使在這個早上各種讓人不舒服的眼光已經讓我麻木,這個眼波我卻能清晰地定位和鎖定。

這個人,是蓓緹沒錯。

 

『都這麼多年了,還是在喝綠茶拿鐵?』

蓓緹拿著卡布奇諾走過來,說了這句開場白。

「還是它對我的口味,你也還是卡布奇諾?」

我暗笑。

『當然。你要結婚了?』

卡布奇諾被放在我的綠茶拿鐵旁,我被這樣問著。

「對。」

『我隨便猜卻說中了?我真幸運啊。』

「這樣的穿著不用猜吧?見到你才是幸運吧。這些年你去哪了?」

『嗯…』咬了一下唇。『一個人去了美國,認識了我的未婚夫。』

眼神示意著那身後另一杯卡布奇諾旁的外國人,就是那口中的未婚夫,而我跟那人也禮貌性地隔空交換了一個眼神。

『在大學教數學的。』

「還…過得不錯?」

『嗯…他,很疼我…』你側了一下頭。『你呢?對了,我可以去你的婚禮嗎?』

「嗯…可以吧?如果你不介意?」

這次相遇,有點…怎麼說…嗯。太過突然。

這種突然甚至讓我除了慣性的客套說話以外什麼都說不出來。而你卻表現著一副從容的樣子,像早就準備了會見到我,這個已經八年在生活上毫無交集的朋友。

「該說…如果他也不介意?」

『我說我晚上再找他好了。』

我遲緩的思緒讓我沒來得及阻止,畢竟那邊有位未婚夫。而那位未婚夫卻一臉放心的跟我說Have a nice day。

『好了,走吧!』

「其實婚禮還沒開始,婚紗、場地都還在準備,我是有空才出來逛的…」

『…是這樣嗎?那我們去逛逛,很久沒回來了…』

笨蛋,這麼多年了,還是喜歡裝出自然來掩飾自己的心情…

 

『八年了…』

八年了,分開八年了,我還是能夠單憑著直覺,就能解讀到你字裡行間的那點憂鬱。

「沒想到你還真的去了美國,還一去就去了八年…」

八年前,你說你不喜歡美國這個地方,你說美國將你最珍惜的人帶走了,你的初戀。說是外國的空氣對氣管比較好,呼吸道的病可以比較容易康復。而最後…嗯…

『逃避吧…看不到前面就唯有回到過去,大概是這樣的想法。』

「對不起…」

『沒什麼好對不起的,不是?好朋友不用說對不起的…』

八年來,你就好像沒有變過。這一句話,是在我八年前最後一次跟你說對不起的時候,你給我的答覆,含著半點眼淚的神情,原來我還記得。我還記得,我們那些年裡,就是這樣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遊走。

那天你說你終於找到一個走在一起不用辛苦想話題去聊的人,我說要不要我們試試在一起。你說你不需要一個男朋友,我說那麼我們就這樣賴著過日子。我知道,你不想要開始是因為不想要結束,而今天,你卻告訴我你有了未婚夫。

『這八年裡,你的鋼琴有好好在練嗎?』

「哈…哈哈…」我傻笑。「你的他呢?有迫他學嗎?」

你搖頭,帶點嘆息。

你說過你喜歡會彈鋼琴的男生,所以我叫你教我彈鋼琴。我們一起看的第一部電影是《尋找周杰倫》,我第一首會彈的歌曲是《軌跡》。到今天,我會彈的,還是只有《軌跡》。那天你問我為什麼堅持要學這首不是初學者該學的曲子,我說如果有天你要離開我,這將會是我的心情…

然而走到最後,你沒有選擇離開,卻是我沒有選擇留下。

『好吧,那你就給我聽聽你僅有的能力吧!』

我們走到了琴行,我坐下,你站在旁邊。我在走拍子,按錯鍵的狀態下勉強完成了整首曲子。你忍著笑,我在尷尬。最後你還笑了出來,然後給我拍拍手。

『很好,你還能有這個程度。』

「對不起嘛…」

『我們是好朋友。』

我看到你靜默了一陣子,然後說了一句要我等一下,獨個兒走了去洗手間的方向,留我一個在門外等候。

回來的時候,你臉上留有點點水滴。我懂,你哭了,而這是你哭過後要洗走臉上所有哭過的證據留下的洗臉水。

『對不起…我們走吧…』

「嗯…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

『嗯…』

然後你不作聲,一直都沒再說話。那是你這麼多年來第一句跟我說的對不起。我擔心,我緊張,我在乎。我想說對不起而我沒力量說出口。八年前,我失去了讓你快樂的能力,今天以後,我將會是別人的丈夫,而不久之後,你也會在美國組織一個小家庭…

「這刻的我,我們,還能怎樣…」

我終於開了口,在到達教堂前的一個街口。我們停了下來,就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站著。

『沒能怎樣,你結你的婚,我結我的…』

然後你跟你的未婚夫,我跟我的苡諾,過著都不是我們想過的日子。你說過你需要一個懂你的人,疼不疼你還是其次。我說我喜歡簡單,卻不要過分。以前,或著現在,我都以為我們都是我們生命裡最深愛的人,我以為這份感情可以帶我們走到任何一個地方。

『這次我回來,是因為我們的約定。也許你早就忘了吧?明天我就會回去美國…』

「我沒!」我否認,但很快就否定了這個否認。「算了…就當我是忘記了。」

我沒有忘記。我們分開的那天,你忍著眼淚,說好八年後的今天,我們都二十五歲,正午十二時,在教堂外見面。你還說,要是我們都有伴侶,就要攜同出席,看看我們最後找了個怎樣的人。

我清楚今天約定的細節,而婚禮的日期,是苡諾的決定。我珍惜苡諾這個人,所以我有把這約定交代過。然而即使到了這一刻,我卻還沒想清楚我對赴約與否的立場。而我們,卻在約定實行之前,巧合地碰上了…

"那在終點之前…我願意再愛一遍…"

「我們,再在一起,好嗎?」

……

 

婚禮進行曲的前奏,帶領著今天婚禮的開始。

純白的教堂,紅色的地毯,小花的裝飾,上主的全能。在祂的見證下,我從入口處一步一步踏在紅地毯上走往台前,接受著身邊每一位親友的賀詞。然後我站在那十架之下,深呼吸著一口氣,迎接著白色裙下的新娘,苡諾。

苡諾的笑容比以往所見過的都來得美,大概,這會是這新娘一生中最快樂的一個早上。那每一個步伐,帶動著長長的裙擺,配合著花童灑出的花瓣在飄盪,融和著親友的歡呼聲,每一句的祝福在教堂迴盪著。

這,是幸福的氣氛。

作為司儀的好兄弟,一字一句地小心念著講稿,訴說著我們的相識經過,戀愛故事。現場的樂隊奏出一首一首動人音樂。詩歌、情歌,一首接一首。屏幕上閃過一張一張的照片,是我們的回憶…

我們共同擁有著的回憶。

「謝謝你,苡諾。」

我小聲說,然後,閉上雙眼,讓這氣氛充斥在我的腦裡。

 

"我會發著呆…"

"然後忘記你…"

…我默念,在神父問我願不願意的時候,而全場的親朋好友屏息靜氣等待著我的答覆…

"接著緊緊閉上眼…"

"想著哪一天…會有人代替…讓我不再想念你…"

…在腦裡的這一句一句的歌詞,沒有人聽見,只有我,在閉著雙眼。

 

"我會發著呆…"

"然後微微笑…"

"接著緊緊閉上眼…"

"又想了一遍…你溫柔的臉…在我忘記之前…"

…鮮血流滿了我的手心,地上的紅地毯默默掩飾著一切…

…直到…

…紅地毯上慢慢透現出深紅色的淚痕…

…一點一點,從教堂的門前,蔓延到台前…

…我的左手正下方。

 

『新郎倒下了!』

『叫救護車吧!』

「對了,我買了切蛋糕的刀…」

我幸福的微笑著…

 

"又想了一遍…你溫柔的臉…在我忘記之前…"

"心裡的眼淚…模糊了視線…你…已快看不見…"

 

 

*《軌跡》 曲:周杰倫 詞:黃俊郎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