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域說


沒名字的蜂蜜花茶

人類如果沒有心臟…

受傷不會流血,悲傷不會流淚…

有試過認真地問自己,有沒有曾為那件事而哭過…

「不知道…」

明明感覺到意識曾經嘗試去找出那答案,而得到的即時回覆卻是…

「不知道…」

也許那答案是存在的,而意識選擇了不去繼續回想…

這代表,自我啟動了心理防衛機制…

這代表,那答案,可能會導致失衡…

這代表,心裡的一半,可能,已經殘廢…

精神分析學家,西格蒙德‧佛洛伊德認為…

一個人如果因為一些經歷而在心裡埋下傷口,只要能夠將那件事知覺地重演…

再將心裡的那三個「我」平衡一下…

那什麼的痛楚,什麼的煩惱,都不會再出現…

 

雖然,這不過是我的一知半解歸納出的結論…

但我一直相信著。

至少,這是個讓這痛楚延續下去的藉口。

有人說,讓自己痛到盡頭,就不會再感到痛楚。

我很想去相信。

然而,現在的我,是還沒見到盡頭…

還是…不過是一個反證?

 

同樣地在星期三,那件事發生後第六十三日。

就是,已經有兩個月再加兩天。

同一個位置上,同樣的,晚上的時代廣場。

同樣是華麗中帶著哥德的裝潢,同樣的,流轉著的苦澀。

 

『先生,你的蜂蜜花茶。』

同樣的字句,同樣的腔調。

明明認識,卻又刻意地保持陌生…

不,也許我們其實,不算得上是認識…

 

面前捧來茶壺和杯子,還有一小瓶蜂蜜。

杯子裡,攪拌過後,蜂蜜被混和在花茶中。

縱然它們是兩種物質,卻在某種條件下成為了一種和諧…

這和諧,不存在於其他杯裡…

這,大概,是一種…

屬於它們的關係…

只屬於他們的…

…而這種關係,沒需要一個名字。

 

「我想喝…蜂蜜花茶…」

『那…下星期三會再來嗎?』

「嗯…」

那天在facebook chat上的對話,我還記得。

就在腦海裡,不用刻意去翻對話紀錄。

「其實,你給我的蜂蜜花茶,有名字嗎?」

『嗯?』

「就是說…是用什麼樣的花之類?」

『看心情吧…每次都不同啊…』

哈。我竟然一直沒發現…

『硬要取個名字的話…就是我的名字吧…』

所以,這是…屬於你的味道…

你的和諧…

 

拿起杯子,輕嘗了一口…

果然,是跟上次不同的味道。

杯子裡呈現的,是淡淡的紫色。

舌尖在看透的,是誰人的心理。

這夜,這心理的主人一直在身後忙著。

而其實也許,曾經有一種憂鬱的眼神閃過我面前…

當,那微微的苦澀在喉嚨上悄悄地滑過。

然而即使到最後,我還是沒明白到什麼。

 

縱然,這一杯,我卻還是喝了很久。

甚至,有意無意地,讓杯子裡的一切變冷。

還記得,曾經有隻冷掉了的杯子…

見證過,哪天誰和誰曾勾過手指…

見證過,說好的多花心機去了解…

而最後,這杯茶,被棄置在這餐檯上…

 

 

[蜂蜜花茶 +2]

*引用
-《不屑》詞:FUN4樂團
-《熱茶》詞:ar隆
-《勾手指尾》詞:曾紀諾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