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域說


流轉中的蜂蜜花茶

『喂…』聽得出,電話的那端,不是平常的聲音。

「嗯?」仔細聽一下背景音,是在街上,平靜中有點車輛走過的聲音。

「你怎了嗎…」

『…分手了。』

「嗯…」

『…我手上還有兩張電影票…』

『…我們還說好了聖誕節要一起去旅行…』

『…我們…還計劃好…』

「好了…別說了…」

情侶會走,時間會走。

人們總是許下太多承諾,卻忘了感情的保質期。

或者,電影裡說的對,什麼東西都有個期限。

秋刀魚會過期,罐頭會過期,連保鮮膜也會。

許下的承諾,到感情過期的那刻,也只會被辛辛苦苦地抬到垃圾桶邊。

卻不願意丟下,那堆曾經珍惜過,帶來過期待的。

時間會給予承諾審判,審判的結果,卻不一定讓人滿意。

誰能說句鐵定的「愛你一萬年」?

『今天星期三…晚一點你會在那邊嗎?』

我是其中一個,不滿意審判,卻不能不接受的。

 

有時有些事情,一直地重覆著去做,本來也許有著目的,有著方向。

但若然,這迴圈到了一天,本來的目的失去了意義…

那麼,該跳出來,還是讓它漫無目的地繼續下去…?

而原來,中文裡有個詞語…

就像深夜拿著電視遙控器,不斷地按轉台鍵,而明知道所有頻道都已經看過幾遍。

就像看著電腦屏幕打開youtube不知道能看什麼,唯有重覆看著《漫無止境的八月》。

就像有些人習慣每天早上要喝杯咖啡,本來是為了提神,而最後只剩下一點…

嗯…是「心癮」…

但我比較喜歡說是「習慣」…

 

『那…會去那邊嗎?我去找你…』

或者逢星期三去cafe喝蜂蜜花茶的意義,已經過期了。

而現在剩下的,只是單純的一種「習慣」。

繼續讓片段在腦裡播放,繼續讓自己承受著一點痛楚。

繼續讓這些壓抑,成為贖罪帶來的快感。

「嗯…我會…」

 

緩緩走過銅鑼灣的街頭。

拉開唐樓那鋼門,走上那兩層石屎樓梯。

是重播片段的開始。

場景回到,樓上cafe的露台,角落的位置。

被同樣的燈火,再一次包圍。

同樣的歌聲,彷彿還在聽到一遍又一遍。

還在期待,下一次回頭的一刻,會跟腦裡的景象重疊…

 

看著面前時代廣場,慢慢地閉上雙眼…

 

『嗯…』

眼睛張開,身邊是,哭乾眼淚的,剛失戀的,「老朋友」。

而剛好…

 

『先生,你的蜂蜜花茶。』

溫熱的,卻正在步向它的期限。

 

『一杯,是日特飲。』

 

 

[蜂蜜花茶 -2]

*引用
-《人來人往》詞:林夕
-《重慶森林》編:王家衛
-《漫無止境的八月》自:涼宮春日的憂鬱
-《Eyes On Me》詞:染谷和美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