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域說


半溫熱的蜂蜜花茶

『我很失敗嗎?』

場景是樓上cafe的露台。拿著剛調好味的蜂蜜花茶的我,被這樣的問到。

「哪邊失敗了?」

『他不要我了…』困惑的眼神。『…我被嫌棄了。』

看著露台對著的,晚上九點半的時代廣場。一口溫熱的花茶被灌進口中。

「所以…就是失敗了?」

這樣問也許有點不太好,但還是把問題說了出口。茶壺下的燭火贈予了這刻一片沉默。

而沉默還是被打斷,在我正在盤算該不該多接一句話之時。

『我留不住他…』沒有目光交流的說話。『…而他還是選擇了回到那人身邊…』

『所以我算是比不上那人吧…?』

「所以…你覺得這算是失敗了?輸了?」

謝謝那邊的燭火,也謝謝時代廣場上的吵嚷。

「所以…你認為那成功和失敗,贏還是輸,都只取決於那人的選擇?」

杯子被再倒了滿一杯,而蜂蜜也被拉扯到花茶的世界,期待著能製造出一種味覺的刺激。

「所以…如果這算是失敗,那麼你的世界裡,這一刻,就只有他,而沒有其他事情讓你有所感受?」

即使這味道是好,是不好,喝掉了,那一剎的味道,也就不再存在。

「所以…」

『所以…』

 

『所以你就只能這樣的用你的理性去分析我現在的狀況嗎?所以你覺得我相信自己是童話裡的公主嗎?所以你覺得我是個白痴什麼都沒去想過嗎?所以你認為我這晚找你是為了被你用你的理性去告訴我事實的真相和殘酷嗎?所以…』

換我沉默了。甚至是想找個遙控器,把樓下的嘈雜都靜音。

而旁邊的廣告屏幕還是一直在明和暗之間徘徊。

『所以我來是要為了聽你一個一個的「所以」,是我自討苦吃。而你不能好好聽我把事情和感受說出來,至少讓我好過一點嗎?』

淚光嗎?是被制止了的淚光…

『你不也是剛被拋棄了嗎?所以你分手的一刻,一直到現在,也是維持著這樣的理性嗎?』

然後,轉眼間,花茶旁的是日特飲被喝了半杯。

『…如果我說,從很久以前,到現在,我還有在喜歡你…可以嗎…?』

這『可以嗎』所說的,是可以喜歡,還是有別的意思…?

『…嗯…算了…』

算了嗎?把杯裡的茶給喝個光,在面對這樣的自問自答的時候…

這一刻所需要的,是由沉默來填滿的畫面。

 

「我麻木了。」

嘴巴被閉上了文章裡一整段的時間,還是得打開了。

面對好些人,好些刺激,也許與其讓情緒大起大落,大吵大嚷,我還是選擇了沉默,然後讓自己的感覺麻木。

然後,讓自己忘記一些想忘記的,即使那不過是欺騙自己是已經忘記了。

民主是選擇了發出聲音的人們的專利,而我放棄了。

然而,有趣的是,即使是沉默,也能帶來某些事情上的改變。

無聲的火頭,還是會不為人知地被點起,直到它被發現。

而更無可否認的,是世界不會因為誰的沉默,而停止轉動。

望向街上,外面開始下著微雨,吵嚷的聲音變成了雨下的聲音。

但微雨的出現,不代表火頭會因此而熄滅。

『你的話說完了?我先走了…很感謝今夜的相伴。』

但我,竟然有些不習慣…

 

從茶壺裡倒出最後一杯花茶,把剩下的蜂蜜都倒進去。

忽爾仰望天空,隱約看到,雲朵隨著風在飄過。

而這陣偶然的風,帶來了臉頰上滑過的一滴雨點。

有人說過,喜歡在雨中散步,是因為雨滴是淚水的掩護。

也許,我知道我該去做些什麼,可是…

我怕在那之後,掩護所需要的,不再只是微雨…

 

微雨中,模糊的廣告屏幕一直閃著我的眼簾。

而我的眼簾,閃著的卻不是廣告。

那麼…我很失敗嗎…

我…哪邊失敗了…

我…

 

 

『先生,我們這裡要關門了。不好意思…』

 

 

[蜂蜜花茶 -1]

*引用
-《說謊》詞:施人誠
-《你看到的我是藍色的》詞:何厚華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