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域說


冷掉了的蜂蜜花茶

『先生,我們這裡要關門了。不好意思…』

有把這樣的聲音把我從失神的狀態拉回來,禮貌的,營業用腔調。

場景是樓上cafe的露台。面前是剩下一口的蜂蜜花茶,還有快要凌晨十二點的,時代廣場景色。

「嗯…」

把杯裡的那一口趕忙的喝掉,是冷掉了的甜味,是失神的終結。

轉身離開高椅子,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甚至忘了有沒有聽到一句『請再次光臨』。

走下兩層樓梯,回到銅鑼灣的街頭,本來在舌頭上的冷,慢慢地往下移動。

這是怎麼樣的心情…想在熱鬧裡追求寂寞?還是不過想瘋癲一下…?

一直走著,明明雙腿是累了,卻不讓自己停下半步。

街頭是半睡的,商店關了門,卻還是有不少人的身影。熱鬧是有的,寂寞也在,痛,也可以是種享受。

說著「我沒事,放心。」,更是瘋狂的做法。甚至,是某種興奮。

崇光的門關了,卻還是個聚集的地方。嘈吵,是寂靜的。

 

『喂!』

在百德新街的名店旁,遇到的是剛才連樣子都沒看清的那人,而我認得的只是那聲音。

即使是跟營業用的腔調不同了,但還是認得出來。

「嗯?」

『沒事吧?』

「我沒事,放心。」

很瘋狂的回答,很痛,卻興奮。病態?是的,但又怎樣…?

『你剛才…哭了嗎?』

「是嗎…?我…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真的。

『真的…沒事嗎…?』

「沒…」

『沒騙我…?』

「…」

每一個問號,我都不能直視而回答。目光的回避,除了怕被看穿,也許也是連自己也不敢去面對。

而,當那意外的一個眼波出現了之後,原來的閉鎖空間,卻被擊破了。

 

那心情其實就像是被擊中後,留在胸腔的斷箭。

傷口是在淌血,而誰都清楚這斷箭總要有要被拔出來的一天。

卻傾向讓它留下,即使有多痛,也許只是怕拔出來的一刻,會有什麼不可預知的結果。

又也許不過是哄騙自己,不刻意去碰到,就可以當作沒事繼續上戰場。

而這刻,這傷口卻被喚醒了…

「我…」

想也沒想地抱著面前這女生,沒一點停頓,沒一點遲疑。

期待著這個動作所帶來的,可以蓋過傷口被喚醒的痛。

即使效力有多短暫,一秒也好。

「…我有事…心…很痛…」

 

…世界,出現了一秒的寂靜。

 

…而這寂靜,延續至兩秒…

 

『變態!』

被一巴摑下來摑得痛快。哈…

冷掉的甜味,走樣了,更冷了…

世界上沒有童話,我相信。

在百德新街的愛侶,從來就沒有半點顧盼自豪。

© delocalizer 2022

分享至